太阳饼`

#999#他说是一个可以吃蛋糕纪念的日子 这是为想吃蛋糕找理由吗ꉂ (๑⃙⃘˃̶▾˂̶๑⃙⃘)

就像註定了不該再有交集

每當心中開始軟下來總會又發生些什麼來阻止我像是感覺到你開始放棄像是你又開始發你的老脾氣像是你又開始糾結懷疑我這懷疑我那
呵呵呵呵呵呵
你越來越弄不懂我
呵呵呵呵呵呵別動不動就這樣說
好像無論發生多大的事總是你在弱勢地位是我有病是我有問題
不是我想去對比
可是我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
好 就從引火線開始
憑什麼我認識一個異性沒和你說清就是犯了滔天大罪似的 你自己呢 綁定手機 還騙我說什麼初中暑假 還有你又解釋清楚了嗎 你自己還做了什麼 自己在跟我吵的同時 讓另一個人來投懷送抱 親密的很呢 你這樣又算什麼
說改變說不會了 呵呵 你憑什麼讓我像以往一樣死心塌地的相信你了
你給我的感覺無非就是無論你做什麼都是都是不能懷疑的 而我總是疑點多多什麼都是錯的什麼都是有目的的 可笑
你帶給我唯一的改變就是
更情緒化了更失去理性了

記憶翻江倒海湧現 被侵蝕感隨之而來








甜食總有一股力量
所以每次在自己不知所措郁闷无望糾結徘徊低落至極煩躁不安無言無力面對寒冷交加孤獨困乏的時候就會拼命的開始找東西吃不讓自己的嘴巴停下來的同時讓自己的腦子停止在思緒裡行走無論自己空腹飽腹喉嚨腫痛上火顧不得那麼多 有時候會覺得這種簡單的方式能讓自己恢復是好的

真不知道自己最近何來那麼多的脾氣
越是面對親近的人越是如此
區區一些小事就能引發一陣不滿
并逐漸惡化 事後總會悔意深重
雖然明知道自己這樣會被人所反感所遠離

「越是充滿無力越是容易情緒激動 」重新領悟這句話

2013.11.23
這個星期一
晚修放學後 你給了我響亮的一擊
木木的轉身離開 麻麻的開始跑起來
呆呆的刷牙洗臉 滯滯合眼進入睡眠

接著星期二
早晨睜眼的一瞬間 尤其的清醒
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
直至發現 被你不斷移除 拉黑
才那麼強烈而有力的感受到 你是有多絕望到要將我徹底的丟掉 不留一絲餘地
心中一直以為堅不可摧的某樣東西瞬間崩塌
午休是縮在被子裡 緊閉著眼睛卻無法阻止自己恐懼到無聲的流淚
不敢讓周圍人察覺 提早離開宿舍
路上被同學叫住 不知如何回應 便加快步伐

到了晚上 一發不可收拾的全面崩溃
紧抱著你抽泣 被好友扶著肩胛嚎啕
彷彿要將進來身體裡所以的不滿委屈消極因子一股腦全倒出來 對自己有多不堪的面容已經全然不在乎
ye說乖乖睡一覺 Karen說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 但是正能量總比負能量多 你有許多愛你的人在 zou說 好好敷一下眼睛小心明天水腫
其他人 其他一些不那麼親近的人 只會問個不停 發生了什麼

那晚 入睡驚人的快

星期三到了
不出意外 眼睛腫的驚人
埋頭低著一早上沒有離開座位
直到ye抱著一堆愛吃小甜食出現在我面前
按以往的方式和我鬧著 心頭不禁莞爾

本以為事情已經有了轉機
“就停在這”你冷靜卻透出失望和憤怒的眼神簡直要將我凌遲
無力。
本以為事情已經塵埃落定
卻又被你大叫一聲站住給你個解釋
吃著黑加侖味的硬糖
忍不住唔著嘴笑 發自內心的
因為心裡認定 你回來了
。。。。。。

就這樣一波不知道多少折 三天
最後以相吻結束

然後是星期四
整理圖書館時 總是更專注於選書
看見有怦然心動的書名
便回下意識的翻開 但碰到能讓自己安靜坐下來細細品味的卻不多
看書總喜歡拿只鉛筆 在喜歡的文字下留些並不整齊的橫線 即使整本書只有一句被畫線
那也證明自己進入過這本書 汲取到了些什麼
而且將來翻開 會是有回憶的

簡單的封面 關於旅行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翻開坐下抱著它 直到廣播中放起音樂
才愕然自己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閱覽室
急忙逃離

印象中自小無論做什麼身邊總會找一個陪伴
無論是吃飯上廁所閒逛走路
好像一個人無法完成這些似的
已經潛意識裡默認了這種生活方式
如今
不知為何 其實發覺獨自行動 也 沒什麼
而且身邊也不少有這樣的人 她們來去也更自由從容
一個人愛往哪走就哪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當然 能有一個自己親近的能和你鬧著的人陪著你一起更好

最後是星期五
早上忙碌著自己去醫院抽血
走在還不熱鬧的街道 坐上車便一直沒有打破沈默 待在連吸入空氣的空氣都是冰冷的醫院
整個人被最忍受不了的飢餓在吞噬
心中迫切想要些熱熱的東西來滿足
於是去buy了份冒著熱氣的早餐
讓自己為之一暖

今天星期六
cherry來找我
多年的老友總是讓人覺得一見面就很安心
兩人可以一方靜靜的坐著寫作業 另一方便自己找事做 時不時插幾句話 也覺得很自在舒服
兩人可以不顧旁人的在大街上高聲談論開懷大笑引來陣陣冷眼
什麼好的不好的小心思都見多不怪打心底裡接受對方
她說 和你一起好有安全感
她說 一個走的時候 只要有手機 打個電話給你
就什麼都不怕
她說 哭都要對著你讓妳聽見
好友 不用多說






記得還在幼兒園時
就開始了在學校的寄宿生活
才三四歲的自己自然一到夜晚便陷入恐懼中淚水止不住
不敢入睡 一直用力睜著眼睛盯著深藍色的床架或是畫滿小人的牆壁或是窗戶外的灰色
直至眼睛疲憊至極便閉眼不知不覺深睡

待到年齡更大一點兒的時候
夜晚有了外婆的陪伴
聽著身旁她的呼吸聲 感受著她手掌輕拍撫我的背 雙手緊緊盤繞著她的一只手臂
每晚都如此安心的進入夢鄉
還為此特意寫過一篇文章懷念
標題很簡單 叫做 「外婆的手」

漸漸是中高年級的小學生了
自然得獨自在自己房間睡
不知什麼時候撿來的習慣
進入睡眠前
喜歡用手指輕輕抓撫著枕巾上的絨毛
享受著從指尖傳來的觸感
不知不覺便沒有了意識
至今都沒有絲毫印象自己是怎麼丟掉了這個怪毛病
只能為自己找個 媽媽把家中的枕巾都扔了 的爛理由

如今
失眠的夜晚很少
但是因為試過 很怕 很討厭那種在床上翻來覆去很困倦很累極力想入睡想放空自己腦袋停止在思緒中行走卻無法入睡的感覺
能成為失眠的理由的 占有最大比例的 當之無愧的 是你
會很畸形的覺得 能有一個人讓妳為他失眠
也未嘗不是件幸福的小事
當然說的不是每天 偶爾就好

更多的時候 會很懦弱的把睡眠當作自己逃避事情的方式
'夠了 我去睡了''我困了 晚安''好好睡一覺再說'
挺佩服自己 竟可以很快進入深度睡眠
會讓人上癮
潛意識認為 無論發生什麼 只要閉上眼 什麼都會過去
其實這只不過是些沒鬼用人的行為

對睡眠有高要求
必須在沒有亮光的環境
容不得一絲噪音
床頭必須會有一杯水
被單的味道得特別輕柔
冬天會用各種途徑先讓被窩暖烘烘
姿勢原始到像腹中的胎兒 側身 蜷縮 弓著腰

好的睡眠 總會帶給人驚喜












自己都很費解 費解會有這樣的自己
總會去刻意追求與眾不同
并不是為了標新立異
從喜歡的歌到喜歡的口味到各種行為方式到語氣到身上的小物件到到照相的一個pose到著裝到人
總之如果太多人這樣太多人喜歡的
都會敬而遠之
甚至寫一篇作文 腦子裡冒出思路後便覺得大家都有這般想法 不行 我要找別的 大家都想不到的
以至於 完成一篇文章成為了對我極有挑戰性的事 有時會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可是天性這樣無法改變

一旦認定某物某事某人
很輕易的改變 可以說是執著也可以是固執 拗 倔強
常去的餐廳一旦吃到滿意的便會每次點同樣的食物毫无例外
一旦反感某人便不会再与它有任何交集
坚信自己无法办到的事就没有任何余地
喜欢上一个人便会死心塌地无论在一起与否

赤裸裸的一个矛盾体
害怕表達的同時又渴望表達
特別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同時又依賴感十足需要陪伴
喜愛熱鬧同時又想遠離人群
不甘日子平淡无味同时活的安分守己
想要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同時需要有個能管住自己的人
想著要去做很多同時又不敢跨出去嘗試

就是這樣不討好的自己 一直在追求 追求著
簡單 真實。

再次說出讓你離開我的話
緊接著的一個上午
還是依舊將自己藏起來
不聽不看不想不覺

等到以為自己足夠有膽量從容面對你時
開始點開 滑動 屏幕
一行一行的看著一字一字的看著
心中未有絲毫波瀾

閉上眼
開始恐慌 莫名的 湧上來
由內而外的感受到 身體在顫 發冷 麻
彷彿受到了詛咒般

怎麼了
為什麼
怎麼辦
起身 坐下 起身 走動 喝水 抬頭
需要能量 不斷用雙手摩擦


好一會兒 緩了過來
便繼續若無其事的趴在書桌
盯著已經變形的文字
待到沉睡